[Drama] 理判事判.老天許我一個史以賢吧!


    韓劇圈近年非常流行法庭劇,短短兩年內就不知道出了幾位檢察官和律師,但《이판, 사판》是第一齣以法官為主角的戲劇,以兩件殺人案為主軸所進行的抽絲剝繭,眼睛所見的並不是全部, 隨著主角們的視角感受真相所帶來的巨大衝擊。儘管支線有些雜亂、動機和犯人的舖陳不夠有說服力,但反轉的部分張力十足、有把握法官特性、主角們很有魅力,對我來說還是一部很好的作品。
    《이판, 사판》有許多譯名,探究背後意義每個都很棒耶!《李判史判》是同僚間對於男女主角的法官稱謂之簡稱;《理判事判》出於佛教,「理判是對於眼睛看不到的世界的判斷,事判是對於能看到的世界的判斷。」也是本劇的中心思想;《鋌而走險》來自於이판사판的字義,進退維谷、走投無路之意,我覺得是表示真兇在痛下殺手當下的一念之間,真兇在那一瞬間選擇了名聲和地位,背棄了良心。
    《理判事判》藉由案件和法官之間的閒聊點出判決時常見的兩難和法官使命的省思,是我最喜歡的地方。同時也覺得劇中的法庭戲很優秀,雖然說第一場過於戲劇性XD 不過靜珠從最初無法忍住心中對於噁心罪犯的怒火、第一次在法庭上與哥哥以法官及被告身份相見時勉強壓抑住的怒火、到後面幾場學會以冷靜和理智相對,足以顯見女主角李靜珠法官的成長(以賢是很棒的老師)。用這個場面來代表一下好了。



「法律之所以會存在,是為了傾聽社會上弱者的聲音,同時也是為了避免真相被假象掩蓋,不造就任何一名冤枉之人。
大韓民國憲法第一條第二項,大韓民國的主權為國民所有,第一○三條,法官必須以憲法、法律及良心為本進行審判及宣判。
我們司法部這段期間以來在這個審判中,為了不讓身為主權者的國民受到冤屈,同時也為了揭露真相、伸張正義而努力,
可是卻依然存在著不足,本庭也承認。」

(以上只節錄以賢說的內容,很偏心我承認~~)

    而史以賢的法庭劇我最喜歡EP12這場,原本依據相關物證只能以「過失殺人」起訴,在進行現場調查後,經過史以賢的理智分析,於法庭上問得犯人啞口無言,冷靜的語調一來一往之間,殺人罪成立!就是這一場看完我整個陷入以賢~~在法庭上的史法官也太性感!(說真的看韓劇以後我才了解自己多麼水性楊花,上週我還愛著悟空呢,哈哈哈)
    《理判事判》的愛情線我還滿喜歡的,非常含蓄但是火花十足,雖然回頭翻連線文都是一片慾求不滿的哀嚎,不過以史以賢和李靜珠的人設來說,非常充分了!而且曖昧總是最美,個人非常害怕無意義放閃的劇情...緩慢進展的愛情線,一切只能說,誰叫靜珠是個超級遲鈍的戀愛絕緣體呢,即使面對直進、對她告白了N百次的學長韓俊也從來沒動心過,還有以賢以為靜珠吃醋慌忙解釋後發現靜珠一臉迷茫,這樣的鐵壁靜珠超可愛的!一般來說,都是女主角先淪陷於優秀的男主角,不過看這部史以賢處處碰壁就覺得很好笑。以下分享幾個很喜歡的片段。



    在18集以賢得到了新情報去找靜珠,要從靜珠家離開時,靜珠想表達他的感謝,對以賢說有他在感覺很踏實。


「既然你都特地來了,我也想跟你說句話。」
「是。」(盯)
「你這樣看著反而說不出來了。」
「什麼話?」
「(遲疑)…算了,沒什麼沒什麼,當你的面實在說不出口,你走吧!」
「(慢慢轉身)(←一臉很想聽)說吧!」
「(笑)能和史法官這樣的人在同一個辦公室工作,讓我感覺很踏實(든든해요)。」
「(偷笑)」轉身回頭道別時已正色XDD
這句話以賢記得超~~清楚,

    24集部長提點靜珠哥哥再審案可能會遇到的困難。
靜珠:「您能這樣鼓勵我,我心裡感到很踏實呢。」
以賢:「!!(應該很想OS:踏實不是屬於我的形容詞嗎)」
部長:「我的確是能讓陪審法官感到踏實的人呢(笑),就不知道史法官怎麼想了」
以賢:「我也是…感到非-常-踏實,因為和您在同一個審判部。」
接著兩人一起吃午餐時以賢故意找碴,
靜珠:「你想一個人去就自己去啊,我會向部長說我不去的。」
以賢:「好啊,你去向你那踏實的部長說吧!」
靜珠:「好啊~那就這樣吧」
(鬧脾氣吃東西中)
靜珠:「史法官,我現在發現你有很小氣的地方耶」
以賢:「小氣?呵,出生以來第一次聽到這種話呢」
靜珠:「是因為你只聽好聽的話吧,你有聽壞話的時間嗎?」
以賢:「喔,是啊,啊,李法官你也是,說話很隨便呢。」
靜珠:「隨便!?」
以賢:「那所謂的踏實,跟這個人說又跟那個人說,那就不該對我說啊!」
靜珠:「那又怎麼了?和史法官在同個辦公室工作很踏實,這是事實啊!」
以賢:「所以啊!如果你要對部長說一樣的話,一開始就不該只跟我說啊,而且那時候還說什麼面對面說不出來,我當然以為你只對我說啊!你這是誤導我!」
之後還爆出為什麼不打電話給他XDDD


    25集有這樣的對話,
「真羡慕呢,韓俊前輩身邊有史法官這樣的朋友。」
「(若無其事)李法官身邊不也有讓你感到踏實的人在嗎?」
「(困惑貌)」
「(指著自己)」
    31集要為離開的部長和史法官送別時的對話,
以賢:「雖然來這邊的時間不長,但是和您一起共事的時間我想我是忘不了。」
部長:「說實話你忘不了的時間不是和我在一起的時間,而是和李法官在一起的時間吧。」
以賢:「是的。(超肯定)」
    被同僚抓包時,以賢正面回應,完全不迂迴。我就是喜歡這樣子的他啊!從發現自己的心意後就是坦然面對的態度,和韓俊的三角關係也是自行默默苦惱完就不再猶豫,真的是讓人感到很踏實的人呢~

靜珠:「不是,不是那樣的!」
崔部長:「強烈的否定就是肯定呀~和史法官的反應不同,李法官這樣強烈否定看來…是李法官自己…?」
靜珠:「(傻眼)」
以賢:「不是這樣的。」
空氣凝結
文部長:「雖然沒有確實的物證,但依照心證來推測,看看史法官的行動和反應,特別是眼神,聯合起來看的話,好像很--喜歡李法官呢...」
以賢:「(停頓)是的。」
全部傻眼
崔部長:「不是強烈否定。」
文部長:「我看就是單純的肯定喔」
崔部長:「是吧!」
文部長:「難道不是嗎?(對以賢)」
以賢:「(停頓)那是我和李法官還沒說清楚的感情,我不想讓其他人先知道,如果無法停止關切的話,那就請先稍安勿躁吧。」




32集,兩人還未正式交往,靜珠有天收到已調職的以賢簡訊「到我這裡來吧」(看起來是等不及了XDDD)就默默填寫了調職申請書,三個志願都填上以賢所在的分院(超甜!),兩人一起下班的路上,
靜珠:「看得到星星呢!好漂亮,竟然能看到在首爾看不到的星星,來這裡真是對了。」
以賢:「看吧,沒聽我的話的話就看不到了。哇,星星這麼多我今天還是第一次看見呢。」
靜珠:「第一次看見嗎?不是一年前就過來了嗎?」
以賢:「因為有比星星更想看見的人,那個人現在就在我身邊,所以現在才看得到星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Instagram